帅影的小迷弟

这儿贰陆
lofter存图用
很烂很烂
来找我打游戏吧
我好无聊

哪天能和你们一样优秀就好了

当你gank完残血时守约给你一炮可以说是非常爽了

两个小时的爆肝

新皮贼好用!

乱画画

跳跳跳跳跳跳略略略

看完ACCA画风都变了

“请问,你看到我的眼镜了吗?”

还没看完,不过好喜欢他!

p3正确打开方式

大概是兰陵王在一次任务中为了保护木兰牺牲了
略略略
看木兰脸上的伤啊!

【花吐paro】无题

*不同的人看起来结局不同,有he有be
*有空画条慢【前提是我不懒】
*太太们我想看花吐paro的文!【哭唧唧】
*求产!!!

“陛下,怎么了?”刘邦睁开眼,目光正对上韩信疑惑的双眼。
“无妨,只是有些难受罢了。。。天快黑了,韩卿也早些回去休息吧。”刘邦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,说道。
“是。”韩信说罢,从刘邦身侧站起身来,俯视了一眼,然后推门离去。

“唔!”
几乎是千钧一发,韩信离去后的下一秒,刘邦立刻呕出声来,红色的花瓣沿着指尖的缝隙飘落到奏折上。
花瓣沾满鲜艳的红色,不知到底是花原本的颜色,还是刘邦的血浸染而成。
妈的刘老三,再怂,命都没有了。
刘邦用力锤了桌子一下,却因太过刺激,更多的花瓣从他口中涌出。
“谁?!”

闭门离去后,韩信并没有太大的放松,软绵绵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靠上门,而不久后,紫色的花瓣飘散在了地上。
他捂着嘴巴,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,却因过度的忍耐,使口中的物体更加想要摆脱束缚。
即使身经百战的身体,也终于是扛不住,韩信忍不住附下身来大口大口的呼吸。突然,听见门内传来一声。
“谁?!”

写文真难,还是画画好(๑• . •๑)